帮宝适


2020-03-25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0

粉丝

3

评论

0

文章

8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
    262    5    8    1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94    0    2    0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
    83    0    2    0   

      我跟着张向走进了那道门,里面空空如也,墙壁四周平整光滑。我好奇的问:“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说实话,我仍然无法面对现在的张向,明明是他现在二脑一体的状态,我却感觉像自己像精神分裂一样,每次说话之
    67    0    2    0   

    我们沿着地面残留的痕迹向前走去,B哥提着工兵铲,在前面走开路。我默默地打量着这个地心世界,却是一眼忘不到边,遥远处黑暗一片,不知道要走多久才是岩壁,只有头顶高处一些裸露的岩体,还能证明我们确实正行走在
    26    0    0    0   

    我们继续沿着入城通道的残留痕迹走着,B哥经过刚才跟恶龙的一翻战斗,明显已经体力透支,我接过他手里的工兵铲,学着他刚才帅气的模样挥舞了几下,便进入开路状态。B哥则在我身后观察地型,时不时的指引我前进的方
    39    0    0    0   

    “醒醒,快醒醒。”我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将我从昏睡中唤醒。我睁开双眼,一个模样清秀的女人,正半抱着我,摇晃着我的身体,一口好听的普通话,让我激动起来。我挣扎着想要站立起来,之前老者在我耳边的一声暴
    34    0    0    0   

      我随着大长老回到了他的洞穴之中,张向仍在昏迷之中。  大长老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那只霸王龙是我们故意累死的。我们已经在它的负重能力的极限基础上再增加了两倍的重量。”  我大吃一惊,然后生气得
    1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