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纪

00后,阜新市谰词文学社临时社长,文学爱好者。正在练习颓废风文笔。

2020-04-17 加入, 长居 山的那边


关注

0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12


    汉水涣涣,荆楚瀼嚷。不见仙客,但添钦心。水沔鴥彼,失疑旨躬。古来疾疾何有终,不究其始遗生生,莫道文王天下平。他言人者不造世,维清当今匪谌语。飘风穟穟荏菽居,自古多生疾顽事,莫不若苦穆亶安。其共一心国高
    56    4    4    0   

    夜晚的K市总是充满诱惑力,无论实际上它的本质有多么不堪。或者说作为半个沦陷区的它也总有着让人想着一同沉沦的欲望。拾园是他的代号,他其实早就记不大清自己原本的名字,毕竟这是K市,一个代号或许比真正的名字
    54    4    4    0   

    日本动漫看多了,大多会有种治愈的感觉,但是我写风,写的风格不要是治愈的风,而是那种真的会让人回忆起东西的风。模糊的记忆里没有风,只有站在风里的我。我靠在栏杆上,冰凉的金属质感透进我的手指,眼睛所望的已
    46    3    3    0   

    就近半个世纪以来,猎奇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改变了其原有的意思。从最初对于新奇事物的追求到一种近乎于病态的对极端特殊事物或感觉的追求。就对于在猎奇圈子比较火的就算游戏【死馆】,整体画风属于一般无翼鸟彩绘画风
    49    0    1    0   

    母亲说想去院子里收拾收拾了,经过了这个让人闷得有些发霉的寒假,也是时候收拾收拾了。起来后走在院子里,这个属于真正北方的院子里,遗落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犹如记忆一般的枯叶,无情有情在风的吹动下单调地响着,去
    45    0    1    0   

    1.青碧生生歌,莲鱼泱泱水,试问君心应有我?笙起推盏无酒。竹管洛洛游,茗茶久久休,万里无云君见我?为何泪眼婆娑。2.千转风凝,雨暮春桃瘦,花间他旧,波海相思不尽,碎盏无酒。来去江烟戎马里,叹扁舟,细雨
    61    0    1    0   

    拾园没有再多说什么,接过端来的茶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再停留在对方身上。他盯着青瓷茶杯里唯一一片细碎的茶叶大概也猜到来上海的目的了。    “拾园先生,想必我从前线把你调来的目的,你应该猜到了,但是我
    23    0    1    0   

    闲来,听了【皈依】那曲,又想起什么,或是旧时那不堪回首的痴心,或是某个文篇中泪流满满的痴情,实在是记不清了。我不懂佛学,但是我懂情。人间多情,也非只是佛依可使有情人难许缘,有太多,熟悉的情愫,哪怕是听
    51    2    1    0   

    书名拾园作者简介作为始终对挚友云君倾的死怀有内疚的拾园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召回K市,却无意发现自己曾经根本不知道的许多秘密。内心的良心始终谴责着拾园,最终却得知当年云君倾竟然是假死。拾园一气之下决定报
    9    0    0    0   

    “您的意思是……”一边那个刚刚迎接拾园的侍从道,一面换掉了服务生的衣服,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许鉡笑笑:“我没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多了。”“那您跟他说关于冯一蓬的事,他可是咱们的怀疑对象啊。”“看来你还
    11    0    0    0   

    拾园愣愣地看着杯中的伏特加,继而缓缓起身,向外面走去。“等一下。”周涧在后面一把拉住他,拾园的手腕很细,周涧一惊又连忙松开了。拾园回过头来面无表情。“不是,陪我坐会儿嘛。”周涧一脸公子哥式的无赖模样让
    6    0    0    0   

    那天其实是云君倾和拾园最后还是同事的一个下午,早在那个下午以前,拾园就大概知道了云君倾是□□,但是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他看着夕阳里笑得没心没肺的云君倾,气不打一处来。“你丫的不会不想活了吧,趁我还没
    12    0    0    0